學工要聞

                小聯微評第241期 | 李珍:今天,你“凡爾賽文學”了嗎?

                發布者:李瓊發布時間:2020-12-26瀏覽次數:10

                今天,你“凡爾賽文學”了嗎?

                化學與材料學院輔導員李珍

                網絡媒體的發達,總能引領全民的狂歡。從“打工人,打工魂,打工就是人上人”的打工梗,到豆瓣“凡事皆可糊弄”的糊弄學橫空出世,一些在互聯網上紅起來的熱詞迅速席卷全國,霸占我們的朋友圈。最近,一個網絡新梗迅速出圈,“凡爾賽文學”成了全國網友的“快樂源泉”。

                “凡爾賽文學”簡稱“凡學”,是指通過先抑后揚、自問自答或第三人稱視角,不經意間露出“貴族生活的線索”的一種表達方式?!胺矤栙悺钡闹饕嚨卦谏缃痪W絡,最大的特點在于不經意間地露富、拐彎抹角地炫耀、潤物細無聲地展示一種高端品質生活,“用最低調的話,炫最高調的耀”。

                黃梅戲中的經典臺詞“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詩仙李白的“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如今被廣大網民們稱為“凡爾賽文學”的典例?!氨贝筮€行撒貝寧,不知妻美劉強東,寫詞一般方文山……這些玩笑梗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低調中帶著高雅、憂傷中帶著自夸。

                其實,對于“凡爾賽文學”的爆火,背后折射出的是青年群體對于現實生活凡學的矛盾態度——“既是一種向往的生活狀態,也是一種被嘲笑的狀態”。善用“凡學”的人無非兩種心態,一種是真炫耀,云淡風輕的展示高人一等;一種是真調侃,幽默風趣的表達生活一樂。我們不能一味地肯定或否定“凡學”的價值,更應該從不同角度來看網絡熱詞的意義。

                炫耀式的“凡學”,是對青年價值觀的沖擊

                “凡學”中有一類,是真心炫耀。此類“凡學”所表述的內容或許是真實的也或許是虛假的,但不論如何,創作者自我炫耀的心態是真的,說白了就是“拐著彎炫富”,讓人感受到一種按捺不住的炫耀感。

                這其中,網友“蒙淇淇77”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微博的文字極具爭議性,用假裝高貴的精神炫富以及扭曲的價值觀來吸引眼球,與當代的價值觀格格不入。文字中曬出的是對奢華生活的迷醉,搭建出來的是一個用各種消費符號堆砌出來的海市蜃樓。又如同郭敬明的小說《小時代》,“浦東的空氣,無論什么時候聞起來,都不像是住人的地方”,這不過是在虛擬世界中創造出自我滿足的白日夢。這些炫富、一心向錢看的價值取向,傳達出的價值觀,儼然是將奢靡生活作為標配,將金錢至上娛樂至死的生活方式奉為圭臬,都應該引起社會的警覺。

                在我們的互聯網、社交媒體上,應該少一點精致的“假貴族”“人上人”,免給價值觀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帶來誤導,從而回歸生活的本真和深刻。

                炫耀式的凡學,是自卑虛榮心態的顯露

                每個人通常都會對自身價值判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不確定性,我們時常需要在他人的肯定中來獲取自我認同。但赤裸裸的炫耀總是太露骨,容易引起他人反感,而“凡學”正承載了這種虛榮心及表達欲的需求。虛榮心和面子往往是自卑之人最在乎的兩樣東西,用自以為聰明的辦法來凸顯自己的優越與與眾不同,從而滿足自己內心的空虛,從而讓自己獲得所謂的面子。有些年輕人當下根本不具備相應條件,卻依然耗盡所有,營造一種所謂的“貴族感”,就像前段時間上熱搜的“拼裝名媛”和“精致窮”。本質上,“拼裝名媛”和“精致窮”都是在虛榮的外衣下,懷著渴望被注意、被羨慕的心理,捏造著自己的人設和人生軌跡。

                正如叔本華所說:別人的看法是我們那容易受傷的自尊心——因為它有著病態般的敏感——和所有虛榮、自負、炫耀、排場的基礎。這個時候的炫耀,只不過是更加暴露了一個人內心的虛榮和不足的底氣,以及一種無聊的生活狀態。

                調侃式的凡學,是快節奏生活下的解壓手段

                光明日報指出:“凡學的另一類,則是借機調侃。此類‘凡學’只是借用這種網絡流行句式,完成某種話語修辭,并非為了炫耀,而只是為了營造場景、增強思想或情緒的表達效果,這不妨稱為形式化了的‘凡爾賽文學’或者作為文體的‘凡爾賽文學’。二者的區別類似于真實的街頭叫賣與舞臺上的《賣布頭》,后者更具欣賞性?!?/span>

                如果只是把“凡爾賽文學”作為修辭術,進行玩“?!钡奈淖钟螒?,調侃自嘲,放松心情,只要不對他人造成攻擊和傷害,偶而為之,倒也無可厚非。生活在快節奏的當代社會中,青年人用“打工人”“社畜”來自我調侃,用“凡學”來自我解壓,也不過是自娛自樂的一種方式。這類“凡學”像無害的“自黑”或“吐槽”,起到了情緒解乏和緩解焦慮的作用。大家熱愛模仿“凡學”,也是在用幽默戲謔的方式來表達對這種“尷尬”的態度。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凡爾賽文學”值得鼓勵?!胺矤栙愇膶W”的過度傳播,可能催生、助長玩世不恭的心態,損害對待生活、對待自我的正確態度。

                總之,“玩梗需適度”。不需過度肯定更不需全面否定凡學的存在。一方面,凡學的確存在著扭曲價值觀、展現虛榮自卑心態的負面影響;但另一方面,它也給每日奔波的普通人尋求到一份自我認同來滿足內心的精神需求。

                已有4萬人加入的豆瓣“凡爾賽學研習小組”介紹中這樣寫道:“如果能讓凡po們意識到自己價值取向中的問題,把注意力轉移到美好生活的實質上,而不是刻意營造一種虛偽的、代理的自我感覺良好以及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社交散發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span>

                福利彩票快三